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无法拒绝的任务
    依拉一直昏睡了三天才醒过来。这两天维薇拉一直衣不解带地守在她身?33??。时不时地喂她喝一些肉汤。虽然咽下去的还没有流出来的多,但维薇拉却坚持这样做。

     依拉靠在床上,背后垫着一个新枕头。这是维薇拉在照顾她的时候顺带缝制的,里面填充的就是刘弋找回来之后晒干的安神草。

     依拉有些吃力地端着一碗肉汤小口小口地喝着,虽然维薇拉几次想要喂她,但都被她拒绝了。旁边还站着一个等着看她笑话的刘弋呢,她依拉怎么可能给刘弋找到嘲笑她的机会?

     “你欠我一瓶珍贵的药剂!”刘弋有点得意地举着空瓶子朝依拉晃了几下。

     “一瓶初级回复药剂而已,大陆上随处可见的低级货色!在你眼里竟然是珍贵的?”依拉不屑一顾。

     “呃.....”这特么就尴尬了,刘弋收起了空瓶,有点不太敢看依拉。

     其实这是刘弋不懂行了,在神恩大陆,一瓶回复药剂,哪怕是初级的,也是弥足珍贵的。毕竟药剂合成是件非常复杂的工作,还有着大量的冒险者的需求。哪怕是初级的回复药剂都经常是有价无市的稀罕物品。大多数冒险者宁愿多带点绷带之类的,也不舍得买一瓶初级回复药剂。依拉就是吃定了刘弋不懂行这一点,才敢肆意嘲笑。

     依拉盯着刘弋看了很久,似乎是在看一只长相奇特的猴子。她有些无语,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家伙,竟然是维薇拉的指引者。还是被位面之力从一个奇怪的地方拉过来的。

     “维薇拉,关于你的预言....”醒来的这个上午,依拉跟维薇拉聊了很多,也终于相互告知了对方自己的名字。想想也是无语,两个人之前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依拉就心大地去为别人预言。

     “没关系的依拉姐姐,就算没有预言,我相信自己也得到先祖的指引,中会找到拯救族人的办法的。何况你还为了这个预言受了伤,我心里总是过意不去。”

     “不不不,我是说,我已经找到了你的指引者,只要跟着他,你就能找到拯救你族人的办法。”

     “真的吗依拉姐姐?他在哪里?”维薇拉有些惊喜,本来她是不报任何希望了,毕竟连维赛纳奶奶都预言不到。

     “喏,就是你身边的这个家伙。他虽然很不着调,但跟着他总能找到办法的。”依拉朝着刘弋努了努嘴,那不屑的样子看得刘弋阵阵地不爽,他感觉依拉像是在介绍一件积压在仓库很久了的破烂货。

     “我?以你平时的智商来看,你确定你没弄错?什么指引者?为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刘弋睁大了眼睛,似乎有些看不惯正在误人子弟的依拉。

     “以你平时的智商来看,我认为很难跟你解释清楚整件事情的始末。你只要知道,以后你的任务就是带着维薇拉去冒险就行了,哦,顺便提醒一句,是希望森林的方向。”依拉现学现卖地噎了刘弋一句。

     “但身为当事人,你不觉得我拥有最起码的知情权吗?”

     “反正说了你也听不懂,何必浪费口水呢?乖,照着做就行了,别问那么多。”依拉显然不屑向刘弋解释。她知道刘弋肯定得答应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这么肯定。

     维薇拉也一脸期待地看着刘弋,那双萌萌哒大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发现任务——维薇拉的期盼。”

     任务描述:善良的维薇拉身负拯救族人的重任,身为她的引导者,你必要为她指引方向!

     任务要求:跟谁维薇拉前往希望森林,并保证她的安全。

     任务奖励:经验10W,积分1W点。

     失败惩罚:等级归零。

     .....刘弋抑郁了,这明显是不给人选择的权力啊?说好的人权呢?说好的自由平等呢?

     没得选择的刘弋只好认命地接下任务,打算在村庄再休息几天就出发。他有点不放心依拉的伤势,起码得等她重新能够生活自理之后才能出发。

     这几天维薇拉对刘弋显得特别殷勤,为他忙前忙后地处理各种各样的小事情,连洗脚水都给他端到跟前,差点还想挽起袖子帮他洗脚.....没办法,身负重任的维薇拉必须得尽全力讨好这个看起来很是不着调的指引者。

     也算刘弋还有分寸,没过分到真的让维薇拉替他洗脚。他倒是挺想这样干,但生长在红旗下的共和国**丝三无公民(无车、无房、无女票)实在是没法心安理得地享受这样腐败的生活。

     但维薇拉自动为他捏肩膀这种小事就没必要拒绝啦,要是狠心拒绝反而可能会令维薇拉不安心不是?刘弋就是这样无耻地安慰自己的。

     大爷一般的刘弋闭着眼睛,头枕在维薇拉酥软的胸脯上享受着维薇拉的按摩。从屋里走出来的依拉显然看不起他这种无耻的行为,狠狠地踹了一脚刘弋的大腿。刘弋惨叫一声就狼狈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往房间走去...依拉这脚踹得可真狠!

     把该带的东西都塞进了空间背包,刘弋带着维薇拉就出发了。临走前狠狠地拥抱了一下依拉,直到把她那对雄伟压得扁扁的才算罢休。直到愤怒的依拉打算收拾他的时候,才快速松开,拉着维薇拉头也不回地向村口逃窜。

     “我们走了,恶婆娘,等大爷我以后回来了再收拾你!”

     希望小镇位于希望森林的西南边缘,这里虽然没有卡安城的繁华,但胜在安全。

     本来刘弋是打算从卡安城走进希望森林的,毕竟那里更近一些。但维薇拉担心那里会有捕奴队的余孽,并不希望再次回到那个令她感到不安的城市。

     没办法,美女的建议是不能否决的,刘弋只好绕路希望小镇。一路走了将近一个星期,路上除了灌木丛就只剩下沙子。还好有美女相伴,无聊的时候还能撩拨一下可爱的维薇拉,不然刘弋早就想往回走了。

     ............................................................

     希望森林位于卡拉森王国的西南边境之外,毗邻荆棘荒野。这是一座没有任何国家宣称拥有主权的森林。属于切切实实地三不管地带。

     希望森林面积非常大,曾经有几个强大的传奇法师和传奇战士组队,希望穿越希望森林,好估算它有多庞大,但他们仅仅是走了半年就不得不往回奔逃。森林深处实在是太可怕了,里面的魔兽强大无比,甚至他们声称还遇到了龙族。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再生起过穿越希望森林的想法。毕竟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刘弋看着河对岸的森林终于松了口气。走了这么久终于走到了。拉着维薇拉在河床上坐下来,脱下鞋子就打算把脚伸到河水中。

     维薇拉嗔怪地拍了他一下:“你等我我水装满了再洗脚,等下尽是你的脚臭味了。”

     刘弋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心想着果然不能跟女人混得太熟。看,现在连温柔的维薇拉都开始对他管三管四了。

     小心翼翼地把所有的水囊都装满了清水,维薇拉才满意地勾起了嘴角。她把水囊都递给了刘弋,让他塞进空间背包。随后坐到刘弋身旁,学着刘弋的样子脱下了鞋袜,把一双晶莹剔透的小脚伸进了河水中。

     冰凉的河水刚触及到脚底,维薇拉就舒服地呻吟一声。把脚完全浸入河水中,维薇拉调皮地踢了几下水波,歪着脑袋看着刘弋:“刘弋,你说我们多久才能找到先祖的指引?”

     刘弋也把脚伸进河水中,抱着头躺在河床上打算小睡一觉,声音有些飘忽地回答到:“不知道啊。一直走吧,直到找到为止。”

     “喂,别睡在这里,这里脏死了,地上还这么凉。”维薇拉轻轻推了刘弋几下。然而刘弋却不为所动,继续着他的打盹。

     维薇拉推了几下看到没效果,非常萌地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突然又狡黠地笑了起来。她把手伸进河水里,捧起了一大捧冰凉的河水,想了想又松开了手,把河水漏回河里。然后就举着沾满了水珠的双手,使劲地往刘弋的脸上抹了几下:“嘻嘻,我来给你洗洗脸,总想着睡觉的大懒猪。快起来啦,天就要黑了。要是再不走就赶不到小镇了。”

     刘弋大叫一声,似乎想把心中积压的郁闷都喊出来。慢腾腾地穿起鞋袜就跟着维薇拉往小镇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