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奔跑吧!维薇拉
    再三确认麻烦已经彻底解决了之后,刘弋牵着依拉的手回到了村庄。刘?33??为此暗暗吐槽了依拉的胆小,明明前一秒钟还是胆子大地敢踹尸体的女汉子,下一秒就又变回了那个怕黑的小女子,女人的思维男人果然无法理解。

     回到村庄的刘弋觉得自己首要的任务就是先洗个澡。然而刚把自己扒光的刘弋刚走出换衣间却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出声。他看到了依拉。

     换衣间和浴室其实就隔着一道帘子。刘弋撩开帘子打算进浴室的时候看到了依拉披着一条浴巾走了进来。她应该同样想洗掉身上的汗再睡觉。

     依拉并没有看到刘弋,因为她的衣服都是在浴室里换下,顺手就丢进洗衣盆,换衣间基本是空置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所以她根本没注意到换衣间里有个人。

     依拉伸手试了试水温,还暗暗赞赏刘弋的绅士,知道为自己烧好洗澡水。然后卸掉浴巾就要走进水桶。这下全身上下都没有丝毫保留地映入了刘弋的眼帘。他的小兄弟瞬间抬头致敬。

     但依拉突然呆住了!自己并没有跟刘弋说过要洗澡,那这桶水岂不是刘弋为他自己准备的?

     依拉转过了头,果然看到了正在看着自己发呆的刘弋,他的小兄弟还非常有礼貌地朝她敬礼.....

     彪悍的依拉首先想到的不是尖叫和捂脸什么的,她挺着傲人的胸脯愤怒地走向刘弋,打算把他的蛋捏个细碎。而刘弋此时还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风光,嘴里呢喃着:“好大,好白,好挺,白虎也好可爱!”......

     依拉显然也听到了刘弋的呢喃,顿时怒向胆边生,伸手就往刘弋的下体一抓......

     这就是小处男的悲催,稍微受点刺激就口吐白沫....依拉一脸嫌弃地将手上的白沫往刘弋身上抹,嘴里还拼命地“呸呸呸”。

     刘弋捂着垂头丧气的小兄弟狼狈逃回了房间,临走时还报复性地伸手掏了一把依拉的雄伟。依拉愤怒的大吼声响彻整个村庄。

     躺在床上的刘弋根本无法入睡,努力甩掉了依拉白嫩的身子之后砍死查看系统。他兴奋地看着自己新获得的两个技能。

     残影剑诀:瞬间向单体目标发动连续进攻,若目标无法格挡,则后续每秒攻击六次(极限攻击效果)持续3秒。冷却时间30秒。

     听风诀:追击技,瞬间冲向目标,若目标无法格挡,可使目标晕眩。距离30米,冷却时间10秒。

     听风诀就不用试了,追击技能谁都知道好用。刘弋主要想试一下残影剑。

     想到就做,刘弋找了跟绳子,把枕头吊起来当沙包用,想试试残影剑的效果。

     结果显而易见,枕头碎了满地......不过刘弋也试出了一个问题:他没法做到极限攻击的每秒六次,只能做到每秒两次.....这是多么巨大的差距!刘弋心碎了。

     由于有了两次牵手的经历和昨夜的旖旎,刘弋显然不再把依拉当外人。满地的枕头碎片也不收拾,直接上床睡觉。

     第二天发现依拉并没有对昨晚的意外事件发表声明看法,表情也没有什么不寻常之后,刘弋悬着的心终于归位。还摸着脖子跟依拉抱怨没有了枕头,一觉醒来脖子疼得厉害。

     当依拉问他枕头去哪里了的时候,刘弋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但想补救也晚了,依拉已经冲进了他的房间。

     刘弋一脸尴尬地低头坐在餐桌旁,时不时瞄一眼餐桌上已经失去温度的早餐。他一口都没吃成,因为面前的依拉依然在地数落着他的不是。

     依拉发现了刘弋残害枕头的案发现场之后就怒气冲冲地跑出来,逮着他就是一顿数落。从光明神的诞生,一直说到深渊的堕落....总之一句话概括她的意思:由于刘弋残暴地虐杀了她经历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做出来的枕头,光明神已经对他刘弋的信仰程度产生了怀疑,如果他不加以改正,以后很可能会被光明神抛弃,甚至会因此堕落至深渊,永远得不到神的救赎......

     “一个枕头而已嘛,我赔你一个不久好了?”刘弋实在是受不了依拉的啰嗦,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一个枕头而已?你知不知道,这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好不容易才从荆棘荒野的深处采来了仅有的一点安神草做成的枕头?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一个大男人竟然做出跟小孩子一样幼稚的事情来,大晚上要是实在睡不着,你把腿毛数几遍啊,非要跟一个枕头置气是吧?别再跟我说什么是枕头先动手的蠢话,这种愚蠢的谎言,连荒野里的黑皮野猪都不会信!”依拉感觉自己的胸都要被这个蠢货气炸了,连个说个谎都说不好,你指望他还能干什么?

     ..

     ..

     刘弋烦躁地捅着几只想要围攻他的野狗,直到把最后一只捅死之后才一脸郁闷地用剑拨开了面前的灌木丛。他在找安神草!

     安神草是一种能安定神魂的神奇草药,用这个大陆的说法就是能缓慢地修复精神力。但这样的效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很多人的严重,这东西除了能让人睡个好觉之外,其他的效果不提也罢。

     被愤怒的依拉数落了一上午,眼看着她没有丝毫停下来的迹象,刘弋只能逃也似的跑到了荆棘荒野,想看看能不能弄到一点安神草,做个枕头赔给她。

     弄死了几只撞到枪口上的野狗之后,刘弋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看了看手中寥寥几棵安神草,自嘲地撇了撇嘴,继续向荒野深处走去。

     ..

     ..

     维薇拉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查看被磕破的膝盖,喘着粗气继续往前跑。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只有继续拼命跑,不停地跑,才能甩掉追捕她的人。

     维薇拉姓维,名薇拉。跟神恩大陆普遍的姓在后,名在前名不同,她和他的族人都是姓在前,名在后。维薇拉原本和族人住在大海深处的华沙岛,那是一个众神遗弃的小岛,连众神的光辉都无法降临的小岛。岛上存在着一条先祖都无法修补的虚空裂缝。每一年的九月,恶魔都趁着虚空风暴平静下来的时间,从虚空裂缝进攻,试图入侵小岛。幸好他们有先祖留下的神器——虚空屏障。依靠着虚空屏障,他们每一年都能成功抵挡住恶魔的攻击,直到十二月,虚空之海再次开始刮起暴风的时候,恶魔才会不甘心地退回去,等待来年的九月,风暴停止之后再次进攻,然后再被挡住。年复一年地如此循环。

     这是一种持续了数千年的循环,在这种循环中出生,长大。她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循环。但族里的先知——维赛纳却发现神器的能量一年不如一年,或许今年还能帮助族人抵挡恶魔,但如果不为神器补充能量,明年就难说了。

     为了寻找解决的办法,维赛纳进行了一次预言。维赛纳为了这个预言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甚至险些付出了生命。但她所预言到的,也仅仅是一模糊的结果。

     为了族人的未来,即便只是一个模糊的结果,维赛纳也不得不赌一把。她找到了维薇拉,告诉了她整件事情的严重性,并跟她谈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一早,维薇拉甚至顾不得补上一觉,直接就登SH船,前往神恩大陆。先知告诉她,先前往南方的荆棘荒野。只要到了那里,上天就会为她指引方向。如果遇到了什么危险,就逃进荆棘荒野,一直往中心地带逃!

     维薇拉刚刚到达荆棘荒野的边缘就遇到了危险。危险来自于一个到处捕捉女奴的捕奴小队。事实上,早在维薇拉在卡安城中打听荆棘荒野的时候,这个小队就盯上了她。黑发黑眼的她一看就知道不是神恩大陆的原住民,捕捉她当女奴并不触犯大陆的法律。而且维薇拉的美貌就足以让一些爱猎奇的贵族付出高价,完全值得某些心怀不轨的人冒上一次险。但或许是害怕城中有爱管闲事的强者,所以捕奴小队为了防止意外并没有在城中动手,而是远远地尾随在后,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维薇拉也察觉到了危险,但为了族人的未来,她不得不冒一次险。在甩掉了捕奴小队的眼线之后,她就按照先知的嘱咐,拼命地往荆棘荒野逃窜。但她的经验肯本无法跟捕奴小队这样的老猎手相比,她的动作还是被对方察觉到了。

     “维薇拉,坚持住!族人的未来都系在你身上了,你要坚持住啊维薇拉。快点,再快点,你很块就会得救了!先祖一定会保佑你!”维薇拉不停地为自己打气,她现在仅仅是依靠这种拯救族人的意志在支撑着。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得救的,先知从来都没有欺骗过她。这次也一定不会!

     跑着跑着,维薇拉感觉双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就算她想停下来也办不到。不受控制的双腿踢到了一个枯萎的木头,维薇拉再次摔倒在地。虽然荒野中无处不在的细沙为她做了缓冲,她摔得并不严重。但维薇拉却绝望了,捕奴小队已经追上来了。

     维薇拉艰难地翻了个身,仰躺着看着天空发呆。她逃不掉了!先知的嘱托,族人的希望,她怕是再也不能完成了!维薇拉闭上了眼睛,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出,一滴一滴地滴到了滚烫的细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