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华沙族遗迹再现
    “我没有杀他!”安布妮哭着朝艾莉娜大吼,她激愤,也有些恐慌。再次被提起的布恩德令她很害怕。刘弋怜惜地抱着她,他并不想再次刺激这个可怜的小女孩,但布恩德的死因他们必须要查清楚。最起码也要为小女孩洗脱谋杀的罪名。

     “我知道!姐姐知道你没有杀他,但我只是想知道他死之前到底发生些些什么。”艾莉娜竭力想安抚妹妹的情绪,但效果似乎并不大。

     刘弋不停地轻轻拍着安布妮的后背,或许是刘弋的怀抱让安布妮感到心安,她渐渐平静了下来。

     “我原本只是想来找你,布恩德跟我说你回来了,但去了安脉山丘给我抓小魔兽。你知道的,我一直想要一只可爱的小魔兽,就像小狼一样可爱。”安布妮抚摸着小狼的毛发,努力地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那天对她来说一一段可怕的回忆。

     “我以为是真的,就急急忙忙往安脉山丘跑,你知道吗?我当时很高兴,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

     “但我跑到了山丘却没有看到你,我以为你在山上,就往山上跑。还一边跑,一遍喊着你。”

     “但是我还是没有找到你。我很失望,就坐在那里哭,一直哭。我希望你能听到我的哭声,然后抱着一只小魔兽来安慰我。但是我哭了半天,你还是没有出现。”

     艾莉娜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甚至能想象到妹妹当时失望大哭的可怜模样。她想好好抱抱她,但安布妮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我没有等到你,一直到天黑都没有等到你。我想回家了,晚上的安脉山丘很可怕。”安布妮似乎想起了当时的情景,小身子不受控制地开始发抖。知道刘弋把她抱得更紧了一些,才有勇气继续说下去。

     “布恩德来了,我以为他要来接我回家,我很高兴地朝他跑去。但他却抓住了我,想要把我拖进丛林里。我很害怕,当时的布恩德的脸很可怕。”安布妮想起布恩德当时狰狞扭曲的脸,害怕得哭了一来。

     “我....我打他....拼命打他....但他还是不放手。然后我咬他...咬他的手...他松开了...我....我当时很害怕,就拼命的往山丘上跑。”

     “他追着我,他不肯放过我。我只能跑,一直跑。但我跑不过他,他又追上来了....他把我拖进了丛林...他要脱我的衣服...哇....”安布妮大哭着将头埋进了刘弋的胸膛,刘弋此时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知道布恩德想要干什么,这个禽兽!

     艾莉娜死死地咬住唇角,她不敢相信,布恩德竟然想对十三岁的妹妹下毒手!

     安布妮哭了很久才又继续往下说:“我不敢让他脱我的衣服,就想挣开他,我打他,咬他,但他还是不肯住手。”

     “我摸到了一块石头,就往他头上砸...他的额头破了,流了好多血...我很害怕,那块石头会发光。我看到了布恩德的脸很快就皱巴巴的,头发也全白了,还往下掉。”

     “我害怕地扔掉了石头,石头还在发光。布恩德很快就就干巴巴地,他的肉好像被什么东西吃掉了一样。”

     “我害怕地往山下跑,但它也追着我。我哭着求它不要追我,但它不听我的话。它在我的头上爆炸了,声音好响。那些碎石头掉在了地上,变成了一个奇怪的光圈。我踩中了光圈,然后突然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透明的老爷爷。他好慈祥啊,比莱特爷爷都要慈祥。”安布妮不再哭泣,也不再发抖,似乎她口中的那个透明的老爷爷给了她莫大的勇气。

     “我问老爷爷能不能送我回家,老爷爷说可以。我高兴坏了,就求着老爷爷快点送我回家,我跟她说我姐姐回来了,她看不到我的话会担心的。”

     “老爷爷人很好,他说很快就会送我回家。然后他问我知不知道混沌神,我说我不知道,还问他混沌神是谁。”

     “老爷爷说混沌神是神界最强大的神邸,他无所不能。我就问他,混沌神会送我一只小魔兽吗?我一直想要一只小魔兽。”

     “老爷爷说小魔兽要自己去抓才有意思,我说我抓不到,小魔兽都有大魔兽的保护,它们不会让我抓走小魔兽的。就像我一样,我有姐姐保护我,她不会让任何人抓走我的。”安布妮说道这里,又一次毫无感情地看了艾莉娜一眼。

     艾莉娜痛哭了起来,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妹妹对她这么冷漠了,因为那天她让村民抓走了她!自己是个不称职的姐姐,或许那一刻在妹妹心中,自己这个姐姐比魔兽都不如吧。

     “老爷爷说不怕的,只要我信仰混沌神,我就会获得强大的力量,到时候不仅可以抓走小魔兽,还能连打魔兽一起抓走。我问他现在我可不可以信仰混沌神?他说可以,只要我躺在那一块大石头上,我就会成为混沌神的信徒,总有一天会获得强大的力量。”

     “我想要强大的力量,我想要抓住小魔兽,我也想抓住大魔兽。小魔兽我可以自己养,大魔兽juice给姐姐换钱。姐姐说大魔兽很值钱。我爬到了大石头上躺了下来。”

     “我感受到了混沌神的力量,暖洋洋的很舒服,我又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老爷爷变得更透明了,我甚至不敢大声说话,因为我怕我呼出的气会吹散他。”

     “老爷爷说他的任务完成了,他可以安心地去找混沌神了,他给了我很多书,让我有空就砍书,只要看完了这些书,我就能变强大了。我说我拿不起这么多书,它们太重了。老爷爷说不怕,他给了我一枚戒指,说只要我想,就能把书装进戒指里面去。”安布妮举起了右手,刘弋他们这才注意到安布妮手指上带着一枚古朴的戒指。

     “我按照老爷爷说的,真的把书都装进了戒指里。我很开心,我问老爷爷现在能不能送我回家,我要把这个神奇的戒指个姐姐看。老爷爷说可以,然后他朝我挥了挥手,我突然就站在了山丘的山脚下。”

     “然后我就回家了。大家都在村口,莱特爷爷看到我回来了,就问我布恩德为什么没回来,我哭着说布恩德死了,被一块石头吸干了。然后查尔德大叫着让大家看我的头发和眼睛,他说我变成了恶魔,还杀死了布恩德。”

     “我说我没有,我只是用石头砸了他一下,是石头自己把他吸干了的,我没有杀死他,我没有!”安布妮又哭了起来,村民的误解让她感觉很委屈。

     “莱特爷爷把我关在家里,他问我布恩德的尸体在哪里,我说在安脉山丘。他说明天让我带他们去找。”

     “我带他们找到了布恩德的尸体,查尔德又说是我用邪恶的魔法杀死了布恩德,我没有杀他,没杀他!”

     “他们把我抓回了村子,莱特爷爷说事情有点古怪,让我现在家里等着别乱跑。然后你就回来了。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安布妮似乎非常疲惫,她看了艾莉娜一眼,转头贴着刘弋的胸口,闭上眼就睡过去了。

     经过短暂的沉默,刘弋提议去寻找安布妮去过的那个地方,里面的透明老爷爷或许能够为他们解答疑惑。

     “安布妮应该走到了安丘山脉的半山腰以上了。那里是整个迷途岛最可怕的地方。据说有强大的魔兽盘踞着,所以没有村民敢去到哪里。我们早上去了一次,强大的魔兽没有看到,不过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遗迹。”艾莉娜带着火狐小队走在前面带路,虽然那里的道路有些复杂,或者说是根本没有路,但难不倒常年在深山密林中和魔兽打交道的冒险小队们。

     艾莉娜带着大家来到了一个峡谷口,峡谷大约有百来米深,可以看到里面有一道青铜大门,这里就是他们发现的遗迹:“这里应该就是安布妮口中遇到老爷爷的地方了。我们早上就找到了这里,还试图进去查看一下。但峡谷里面和很多魔兽。这些魔兽有点奇怪,它们袭击了我们。但似乎并不想要我们的性命,只是一种恶作剧般的戏耍。”

     依拉将目光转移到刘弋的身上:“喂,华沙族的小子,这是你先祖的遗迹,你总能带我们安全进去的是吧?”

     “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华沙族,是华夏族!不过华沙族也算是我们的一个分支吧......我跟维薇拉学过一点这方面的东西,应该可以进去。但里面的魔兽是个什么情况我并不清楚....我可没学过怎么安抚魔兽。”好吧,刘弋撒谎了,但他总不能跟他们说是和华沙族的始祖学的吧?虽然事实确实是那样,但为了不吓着他们,还是拿维薇拉当挡箭牌吧.....

     刘弋轻轻地唤醒了沉睡中的安布妮,她之前既然能够被里面的先辈认可,那现也能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