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刘弋赶到
    刘弋终于发现了凯莉安他们,但他们的处境非常不好,无数的骷髅正在朝他们据守的一个小山谷涌进去。

     凯莉安消耗了仅存的一点魔能,释放了一个五阶的水系守护魔法——水结界。被动防守并不是个好办法,但她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她的魔能已经不足以支撑她再使用一个攻击魔法。学员们比她更不堪,魔能早就消耗完毕,有点勇气的甚至打算举起法杖就上去跟骷髅肉搏,不过被凯莉安阻止了这一愚蠢的举动。

     随着骷髅们得疯狂劈砍,水结界越来越暗淡。凯莉安已经闭上了眼睛,安静等待死神的召唤。

     但似乎过了很久,她的水结界依然没有破碎。反倒是听到了学员们疯狂地欢呼。凯莉安睁开了眼睛,前方的一幕让她喜极而泣,她看到了刘弋!

     刘弋高举着法杖,法杖的上空有一团明亮而柔和的光芒。这是刘弋的五阶光魔法——纯净之光!

     对于学院的学员们来说这是生命之光,希望之光!但对于骷髅们来说这确实毁灭之光。

     凡是被光芒波及到的骷髅都化为灰烬,风轻轻一吹就飞散到了空中。它们甚至比哀歌城堡中的骷髅还不如,仅仅是依靠庞大的数量才能困死这群没有经验的学员。

     刘弋就像是一个主宰万物的神邸,在魔法的余光照耀下慢步走进山谷。学员们压抑住了激动的心情,对着刘弋恭敬地行了一个礼。

     刘弋非常装逼地给学员们还礼,这一举动使得学员们更激动了。这位强大的魔法师,而且还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竟然还礼了。

     一位强大的魔法师会对学员们的敬礼做出这样的回应,那他得是多么地平易近人啊?要知道大陆上的魔法师们基本都是无视低级的魔法师的,最多点个头就算给你面子了。

     刘弋径直走到凯莉安面前:“菩萨保佑,终于赶上了。要是再晚来一步,回头依拉非得活撕了我不可。”

     “菩萨?”凯莉安疑惑地歪着脑袋,难道是哪位强大的神邸?但她从来没听说过啊。

     “这...这不是重点好吧?现在最重要的是你们赶紧离开,回到埃斯纳城修整去!”刘弋赶紧叉开话题,他可不想再这种时候和凯莉安讨论佛法。

     “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凯莉安还是不太习惯和刘弋交谈,毕竟这货以前可是把她和依拉抖看光了。虽然现在看在刘弋救了他们的面子上不会再跟他计较,但心中始终还是有一丝芥蒂。

     “我?身为光明阵营地勇士,我必须找到这个肮脏的死灵法师,然后将他人道毁灭!”刘弋大义凛然是说道。好吧,其实这货又接到系统任务了,奖励还顺不错,一瓶中级回复药剂和5W积分。

     “鲁鲁卡!你带着学员们下山去!几个重伤的必须马上得到救治!”凯莉安招呼一位学员过来。

     “拿您呢?导师,您不和我们一起下山么?”鲁鲁卡疑惑道。

     “我要跟这位魔法师一起去寻找亡灵法师。”凯莉安朝鲁鲁卡挥了挥手,打法他赶紧走。

     “可是导师,您.....”

     “没有可是!你照我的话办就是了。”

     “别逞能,凯莉安,你现在还撑得住么?”刘弋倒是不反对凯莉安一起,只是担心她的身体状况。

     “我没事,只是魔能消耗得有些厉害。你有没有回魔药剂?给我一瓶。”凯莉安目送学员们离开之后,才回过头来问刘弋要回魔药剂。虽然她现在单单是闻到那种刺鼻的味道都想吐,但为了回复战斗力也只能捏着鼻子咽下去了。

     凯莉安拿起刘弋递过来的会魔药剂就一口灌下去,却险些又吐了出来。这几天她喝的回魔药剂有点多,抗药性都已经很高了。事实上她现在喝一瓶药剂的效果都达不到百分之三十。

     艰难地咽下一整瓶会魔药剂,凯莉安强忍着反胃的感觉站了好一会儿。直到感觉没这么强烈了才坐下来打算休息一下。这几天都没合过眼,再加上连续的高强度战斗,凯莉安才刚坐下来不久就歪着脑袋睡着了。

     刘弋不得不改变了马上出发的计划,他需要等凯莉安醒来。凯莉安带着学员们在埃斯纳山历练了也有好几天,她应该比自己更熟悉地形。带上她或许会节省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就算帮不上忙,身边跟着一位美女能养养眼也是好的。

     好吧,其实刘弋根本没把这个死灵法师放在心上。那些脆弱的骷髅给了他一种“这个死灵法师很弱”的错觉。他也不担心亡灵法师会故意示弱而误导自己,如果有更好的骷髅,亡灵法师早就拿出来对付凯莉安他们了,毕竟拖得越久,对亡灵法师就越不利。因为凯莉安的增援随时都有可能到来。

     刘弋从背包空间拿出了一个帐篷搭起来。在里面铺好一张毛毯之后才轻轻地将熟睡中的凯莉安抱进帐篷。又贴心地为她盖上了一张毯子才走出来。

     在帐篷四周设置了几个魔法阵,刘弋离开了山谷。他需要去打点野味熬点粥,醒来之后的凯莉安肯定很喜欢。

     ...

     ...

     埃莱特眼眶中急速闪烁的灵魂之火显示了他正正处于暴怒状态下。他的骷髅全被毁了。这可是他收集了大半个月的骷髅啊!就那么几分钟的时间却全部断开了联系。

     他愤怒地打砸着可以找到的一切物品,嘴里咆哮着:“又是他,这个该死的黑发砸碎!又是他!他怎么不去死?他怎么还没死?不行!我得杀了他,否则我的计划肯定还会被他破坏!”

     “你冷静点,埃莱特。愤怒的人容易失去理智!”一个瘦巴巴的黑袍男子阴测测地开口劝导。但他的语气让埃莱特怎么听都像是在嘲讽。

     “你给我闭嘴!这叫我怎么冷静?啊?怎么冷静?我所有的骷髅,所有!所有的骷髅都被他毁了!还有,你别在那里阴阳怪气地,影响了计划的实施你也讨不了好!”

     “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说话的?不要忘记了,埃莱特,当初在希望森林可是我救了你,不然你早就被那个黑发小子杀死了!”

     “我现在和死了也没什么不同!就我现在这样,吃不能吃,喝不能喝地,当初还不如死了干脆!”埃莱特咆哮道。当初就不该受这个怪物的诱惑去信让什么亡灵之神,搞得现在这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当初是你自己说的,只要能报仇,不管什么都能接受的!”黑袍男子不理会埃莱特的咆哮,依然保持着他那种阴测测的语气。他喜欢这样说话。

     埃莱特不再说话,沉默地坐在一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毒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