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彪呼呼的女子
    第二天清晨,随着无数野狗此起彼伏的嚎叫声,刘弋睁开了眼睛。往树?33??看了一眼,赶紧兴奋地用了一个归流。

     树下密密麻麻地趴满也野狗,估计它们昨晚肯定是一直等着刘弋掉下来,遗憾地是这货把自己绑在了树上。

     归流剑气快速地往前方绞过去,这次起码三十多只野狗魂归天外。不涨记性的野狗一直等到刘弋使用了第二个归流之后,才仓皇地向四周散开。

     刘弋遗憾地摇了摇头,用出了最后一个归流之后,继续开始张弓射箭。

     继续重复着昨天的循环,刘弋的等级和经验慢慢地网上涨。很快一个上午的时间又过去了。随着“叮”地一声任务完成的提示,刘弋升到了10级。

     姓名:刘弋

     种族:人类

     职业:战士

     等级:一阶战士(1~9级是学徒,10~19是一阶,20~29是二阶,以此类推)

     魔能:150/150

     武器:新手长剑

     防具:新手防具套装

     拥有技能:基础剑法、归流剑气、追风步。

     追风步:每秒消耗1点魔能,提高自身速度百分之百,持续时间30秒。冷却时间10分钟。

     10级的刘弋再次获得了一个10礼包。他想都不想就直接打开了。然而这次他并没有获得武器,只获得了一瓶快速回复伤势的回复药剂,和5瓶回复10点魔能每秒,持续时间10秒的魔能恢复药剂。另外还有颗双倍经验丹.....

     刘弋看着自己的新技能,看了看村庄方向的其他大树,估算了大概距离之后,刘弋决定依靠自己的新技能,慢慢向村庄方向移动。

     刘弋看了看树下,野狗因为地方他的归流剑气,已经疏散到了比较远的地方。他果断跳下树,发动疾风步,快速地往村庄的方向跑去。

     发现刘弋跳下来的野狗群开始追赶刘弋,但它们的速度根本追不上开了疾风步的刘弋。刘弋安全地又爬上了一棵大树。

     野狗重新聚集在刘弋的下方,这次刘弋使用了好几次归流都没能把野狗赶走。

     每只只能提供一点经验的野狗实在无法让刘弋提起兴趣,他现在只能快点仅存,储存的荆棘魔兔肉也快消耗光了。然而野狗群这次貌似是要跟刘弋耗上了,刘弋杀掉一群,还会有新的一群补充上来。不得已,刘弋再次重复开始的套路,归流加弓箭.....

     随着野狗群一群一群地死去,隐藏在野狗群中间的野狗头领开始咆哮着向刘弋走来。它打算看看是谁杀了它这么多小弟。

     刘弋也发现了野狗头领,心想着要是干掉这货,兴许野狗群就会退走。他发现这狗群围着村庄这件事有点蹊跷,他需要尽快进村找人问一问。兴许会有什么奖励丰富的任务也说不定。

     野狗头领尽管也只是5级的小野兽,但它在狗群之中的威望无疑很高!在它走过的地方,无数野狗都识趣地让开了道路。

     刘弋张开弓箭瞄准了半天,这些天不断地开弓射箭,他的箭术有了巨大的提高。他敢保证,只要野狗头领进入到50米的范围内,他就有把握一箭射穿它的脖子。

     然而野狗头领似乎拥有着不低的智商,它保持在绝对安全的距离之外,就是不肯再往前,只是远远地盯着刘弋,似乎是想把他的样子记住。

     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刘弋打算冒险。他使用了一次归流,清空了前方的野狗群,然后发动疾风步,向野狗头领跑了过去。

     野狗头领被刘弋的疯狂举动吓了一跳,咆哮了一声之后,转身就开始逃跑。

     似乎是野狗头领下达了一个命令,无数野狗群开始向刘弋扑了过来。但所幸刘弋的追风步效果还在,他选择无视野狗群,继续向野狗头领追过去。

     野狗头领到底没有开启了追风步的刘弋速度快,他被刘弋拉近了距离。然后张弓搭箭,锋利的箭头狠狠地扎进了野狗头领的后脑。野狗头领惨叫着摔倒在地。刘弋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又是两箭射出,结束了野狗头领的生命。

     随着野狗头领的倒下,野狗群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疯狂地向着四周逃散开了。

     “叮”的一声,解围的任务完成。刘弋站在村庄之中,很是后怕地松了口气。

     “非常感谢,远道而来的英雄!您的出现,拯救了整个村庄!”依拉一脸严肃地对着刘弋鞠了一躬。虽然刘弋黑发黑眼的模样让她感到几分好奇,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魔化的野狗围困村庄,虽然弄得村民人心惶惶,但对于依拉来说只是个小麻烦。之所以不立刻解决掉这个麻烦,是因为她在等人。一个梦中出现得很频繁的人。

     现在她等的人已经出现了!他黑发黑眼,乍一看似乎是来自深渊的九一族,但依拉清楚的知道,她要等的人不可能是九一族!

     “您不需要客气,美丽的女士!虽然这样很失礼,但我不得不问问,能不能给我提供一同热水?该死的野狗群,我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洗过澡了!”刘弋现在最关心的不是什么感谢,他要洗澡!好几天不洗澡,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发霉了。闻了闻自己的咯吱窝,特么地,这味道,怎一个酸爽能形容。

     “非常乐意为您效劳,勇敢的战士!请随我来!”非常依拉礼貌地没有发出笑声,只是嘴角微微地上翘,出卖了她的心情。但幸好刘弋没有留意到。再说了,就算留意到了又怎么样?能比洗个热水澡重要?

     刘弋躺在盛满热水的洗澡盆中,舒舒服服了呻吟了一声。将后背靠上澡盆的边缘,拧干了毛巾就盖在了脸上。之后....刘弋睡着了。连续几天的高强度刷怪,再加上晚上在树上并不可能休息的好。他确实是累坏了。现在紧绷的神经一松懈下来,整个人就困得不行。

     刘弋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他在和刚刚见面的依拉美女在河边幽会。前一秒还在小河边上互相追逐嬉闹,下一秒已经跑到了河里戏水。他们欢快地互相泼水,笑闹声响彻了整个原野。依拉全身上下都被水浸湿了,刘弋似乎看见了两个殷红的小凸点。色心大起的刘弋打算凑近点仔细看,凸点突然变成了两只冒着寒光的眼睛,随后又变成了一张呲着獠牙,滴着口水的凶恶狗脸....

     “啊!.....呼!原来只是个梦....”刘弋呼了口气,澡盆里的水已经凉透了。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从澡盆里站了起来。

     夜幕已经降临,刘弋穿好了衣服从屋里出来。他现在穿的是一件打着补丁的短打,估计是依拉从村民那里借来的。顺着饭香,他找到了厨房,依拉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听到脚步声的依拉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刘弋之后就继续转头忙碌,顺带着招呼了一声:“起来了?先坐一下,晚饭马上就好。”说完端起了一盘刚弄好的烤魔兔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刘弋的肚子不争气地响了几下,盯着依拉手中那盘散发着浓浓肉香的烤魔兔狠狠地吸了几下鼻子,然后摸了摸肚子走向了餐桌。

     刘弋的举动其实非常地不礼貌,毕竟他现在是客人,而且和主人家并不太熟。但依拉似乎并不介意?或许是因为她见过了太多无礼的冒险者吧。

     一只估计有六斤重的魔兔起码被刘弋干掉了三分之二,他满意地放下了刀叉,举起桌上的杯子,一口气喝干了杯子里的麦酒。

     “怎么是酒?”刘弋差点被呛到了。或许因为之前肚子太饿,而烤魔兔又太香,所以他并没有注意依拉给他倒的是酒。“我的意思是,你平时也喝酒么?”

     “偶尔喝一点。”依拉也停止了用餐,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角,然后举起酒杯抿了一小口麦酒,“这是村民们自己酿造的苦麦酒,偶尔会给我送一些。”

     “看得出来,他们很尊重你。”

     “或许吧!冒昧地问一句,冒险者。你来自哪里?这些年我走过的地方也不算少,但似乎醒来没有见到过像你这样黑发黑眼的人类。”

     “我来自哪里啊?呵呵,我自己也不知道。似乎一觉醒来就到了这个鬼地方!不说这些,说说你吧,美丽的小姐。听你的意思,似乎你的人生挺精彩?”刘弋对自己为什么会穿越也是一头雾水,难道就因为自己用茶杯砸了电脑?要是这样的话,特喵地上帝管得也太宽了吧?他刘弋损坏的也只是自己的财物啊?

     “并不是走过的地方多,就意味着精彩,也有可能是颠沛流离!”依拉自嘲了一句。“我来到这个村子两年了,平时为村民们治治病,教教孩子们认字。他们会给我一些苦麦做报酬。偶尔猎户们打到了什么猎物,也会送我一些,当然,还有苦麦酒。虽然日子过得马马虎虎,但我很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破这种难得的安宁。”依拉再次抿了一口麦酒,神情变得有些复杂。

     “我不会影响到村子的安宁,相信我,我只是借个地方修整一下,很快就会离开!”刘弋以为依拉对他的来历不放心,赶紧开口保证。

     “抱歉,冒险者,我说的并不是你。我知道你不会!但别人会!”

     “谁?”

     “荆棘丛林里来了个黑暗魔法师,这个砸碎企图杀死这里的村民,然后抽取他们的灵魂来练习他的邪恶魔法。你没猜错,围困村子的野狗,就是被他魔化的!我想我们必须要阻止他,最好把他的头拧下来,然后告诉他,这里不欢迎任何邪恶的黑暗杂碎,再一脚踢碎他的蛋蛋!”

     ......看着咬牙切齿的依拉,刘弋被惊呆了,很难想想,如此彪呼呼的语言,是如何从眼前这位看起来非常温柔的美丽女孩嘴里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