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战斗之心(求推藏)
    维薇拉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有刘弋,还见到了始?33??。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呼唤她,维薇拉睁开了眼睛。

     “咦?维赛纳奶奶?你怎么也来大陆了?刘弋呢?他起来没有?”维薇拉看来是还没睡醒,人还是迷迷糊糊的。

     “什么刘弋?孩子,该起来了。你妈妈还在等你呢。”维赛纳激动地说。昨晚先祖显灵了,他把小维薇拉送了回来。维薇拉肯定找到了拯救族人的办法。

     维薇拉这才想起来,先祖把她送回来了。并交给她一张丹方,只要按照这样方子熬药给族人喝下去,那大家就都能成为职业者了。

     维薇拉赶紧把方子拿出来交给了维赛纳,并把一些岛上找不到的药材一并交给她,然后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她要跟母亲说说刘弋的事,她希望得到母亲的祝福。

     每一个母亲都由衷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幸福!维薇拉的母亲也不意外。她不仅不反对维薇拉和刘弋的事,还急切的希望维薇拉尽快将这个毛脚女婿带上门来让她看看。维薇拉被母亲彪悍的话羞得跑了出去。此刻的维薇拉心中只有甜蜜与期待,期待她能够早日修炼有成,然后再次前往大陆寻找刘弋。始祖已经教会了她联系刘弋的方法。

     华沙岛中央有一个巨大的广场,岛上每当有什么大事发生的话大家都会在聚在这里商议。

     今天的广场同样聚集了岛上绝大部分的族人,他们都静静看着指挥台上的维薇拉。

     维薇拉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举起了一个魔法记录仪。随着记录仪散发着光芒,一段影像出现在广场的上空。

     华沙族的人们张大了嘴巴,因为影像中出现了他们的始祖——唯心道人。

     唯心道人似乎是注视着他的后代,然后缓缓开口:“指引者已经降临,华沙族的子孙们,努力修炼吧。然后前往大陆,追随你们的指引者,让华沙族的荣光重现!”

     “荣光重现!荣光重现!........”所有能看到影像的华沙族人都激动地欢呼了起来。

     维薇拉接过了母亲递过来的神器——八卦镜。又小心翼翼地拿出了始祖赐予的太极球。维薇拉激动地将太极球镶嵌到了八卦镜的中央。

     随着太极球的嵌入,八卦镜开始慢慢脱离了维薇拉的手飞到空中。一阵强烈的紫色光芒开始从镜子中散发出来,传递到了华沙岛的每一个角落。

     破损的虚空裂缝开始慢慢被八卦镜修复着,直到最后一丝缝隙被修补完场,八卦镜才慢慢回到了维薇拉手中。

     维薇拉想把镜子换给妈妈,但她妈妈却轻轻摇了摇头:“不,孩子,从今天开始,神器将由你来保管!”转头就走向了广场中央。维赛纳正在按照维薇拉给她的方子熬药。

     维薇拉收起了神器,抬头看着远方,心思已经穿越茫茫大海,一直飘了刘弋的身边:“刘弋,等我!”

     “啊嘁!”刘弋看着眼前的光球狠狠打了个喷嚏。他对这个光球有点过敏。毕竟那种痛苦太可怕了。

     想起了唯心说过不会再有痛苦的话后,刘弋一咬牙,伸手就将光团抓住,然后按向自己的眉心。

     “牛鼻子,我去你大爷的!”随着光球没入眉心,刘弋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开始抽搐。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疯狂地冒汗。他上当了,该死的牛鼻子骗了他。

     直到痛苦完全消失,刘弋才艰难地翻了个身,静静地看着之前光球停留的位置大口大口地喘气。

     吸入了光球,也就是唯心道人所说的法则。刘弋很好奇自己的属性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于是将心神沉入了系统中查看了起来。

     姓名:刘弋。

     种族:人类。

     职业:战斗法师

     等级:三阶(30级)

     魔能:500

     拥有技能:战斗法则(未入门)、基础剑法........(不再详细列出)。

     战斗法则:被动技能。随着对本技能的领悟加深,你对战斗节奏的把握会更得心应手。领悟到高深境界甚至可以借助规则,使用法则之力。

     刘弋看着自己的属性咂咂嘴,貌似除了多出一个被动技能和200魔能之外,并没有什么变化。

     刘弋走进了一间房间,这是唯心老头的书房。里面两个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刘弋在书架上挑基本翻了翻。

     大多数书籍都是唯心老头对各类魔法的研究理论。从基础的魔能特性剖解和元素剖解,到魔法的构建以及怎样在战技中融入魔法,以及高深的法则阐述和怎样将法则之力融入魔法等等理论。但具体的魔法技能的记载却很少,只有寥寥几个。

     刘弋现在最需要的反而不是魔法技能,而是眼前这些最基础的,却也最难得的理论和推理。抱起一本“雷系魔能以及雷元素剖解”就坐下啃了起来。

     一看就是三个月。刘弋几乎研究了所有元素的特性。但最上心的还是雷元素。在他的眼中,雷电才是最具威力的。想着以后如果遇到哪个装逼犯就一个雷劈死他,刘弋嘴角都咧到了后脑勺。

     从一个依靠系统技能生存的超级菜鸟,到现在甚至可以称为基础理论大师。刘弋的进步不可谓不大。

     枯燥地啃了三个月的书之后,刘弋打算试试不杀怪的升级方法——冥想。

     时而冥想,时而继续啃书。有时候有了某些想法之后又跑到试炼间去试验他的想法。不得不说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微型的魔法塔,除了没有一位高级魔法师坐镇意外,该有的都有了。

     刘弋就在这种交替下又度过了两个月,依靠着冥想和试验,他的等级升到了50级。总算脱离了菜鸟的行列,成为了一个中阶段的职业者。

     随着刘弋开始研读高级的魔法理论,他终于感到了吃力。高级的魔法理论根本不是死读书能理解的,必须要搭配上战斗的体验。而他刘弋却从来没有使用过高阶的魔法战斗,就连中介的魔法都没用过,理解起来自然就吃力了。

     刘弋打算出去历练,积累足够的战斗经验后再去研读高阶的魔法理论。但临走前,他需要扫荡一番。这里有不少唯心老家伙留下的宝贝,不拿白不拿。

     老家伙的私藏可不少,从武器装备,到魔药炼制的书籍,甚至连魔法阵的理解,这些都统统成为了刘弋的战利品。

     更过分的是刘弋还跑到药圃重新扫荡了一次,只给药圃留下寥寥的几株当种子,其他统统往背包里扔。

     心满意足地刘弋终于站到了一个魔法阵上面,一下眼就回到了之前他和维薇拉往下掉的地方。刘弋这才知道他们当时脚下的并不是机关,而是一个传送阵。传送的地点就是他呆了几个月的一个微型位面。是的,那个药圃就是在微型位面之中。

     让刘弋患上强迫症的魔偶再次彬彬有礼地上前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刘弋转身就走。

     老头说过,这个地方其实上面都没有,就是一个唬人的地下室而已。既然没有东西可扫荡,刘弋当然不会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他还忙着晋升传奇好喝维薇拉相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