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解毒(求推藏)
    维薇拉依言走到了房间中,伸手抓住了在空中旋转的太极球。有听话地?33??瓷瓶中倒出一颗丹药。想都不想地吃了下去。

     随着丹药的融化,维薇拉感受到了钻心的疼痛。从胃部开始,一直扩散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啪”维薇拉痛得连手中的瓷瓶都抓不紧了,瓷瓶从她手中滑落到地上,摔成了碎片。维薇拉也倒在了地上,疼痛是她成个人都开始抽搐,最后蜷缩成了一团。

     不知道过了多久,维薇拉感觉像是过了一万年。痛苦慢慢从维薇拉身体中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舒适感。就像在寒冷的清晨喝下了一碗热粥,维薇拉满足地舒了一口气。

     轻微的鼾声响起,维薇拉舒服地睡了过去。

     而刘弋就没那么舒服了。自从他顶着光球开始,他就感觉自己的灵魂被光球拉扯着。不停往远处拉去。

     灵魂被撕扯的痛苦可不是维薇拉的那种痛苦能比的,刘弋现在连哭的力气都没有,每一丝力气都要用来抵抗这种痛苦。

     如果说维薇拉感觉自己在痛苦中度过了一万年,那刘弋就像在痛苦中煎熬了百万年!终于,刘弋眼前出现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长发束冠,道袍飘逸的道士!道士看山去像是五六十岁的年纪。下巴处的一缕美须长到了胸前。道士一手挽着浮尘,一脸微笑地看着刘弋:“关关雎鸠......”

     “特么地,还来?哥们可不会再上当了!”刘弋心中大骂着,想起了维薇拉说过的话,赶紧上前躬身就作了个揖。

     道士并不理会刘弋的举动,继续着他的话:“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能答出诗经,必定与贫道同属一个世界。能在这里相遇,也算是缘分!”

     “好啊,你是人是吧?我会来到这个见鬼的神恩大陆,也是你搞的鬼吧?神仙了不起啊?神仙就能不顾别人的意愿。把我强拉过来啊?”刘弋看到这老头,就知道这货应该就是维薇拉的先祖。看着打扮,铁定是华夏族的修道仙人。

     道士抬手捋了下胡子,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贫道只是借用了一下这个位面的规则之力替贫道选一个衣钵传人。至于选到谁,这个连贫道也没法决定。”

     “谁有空理你这些,快把我送回去!”刘弋怒目瞪圆。

     “你真的舍得回去?”道士玩味地看着刘弋。

     “呃.....”刘弋不说话了。想想自己以前只是个三无***在地球除了游戏之外也了无牵挂。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出车祸身亡了。爷爷也只是将他养大到13岁就撒手人寰。在这里起码还有个维薇拉,想到要舍弃维薇拉,他突然又不想回去了。

     “我说你不是个牛鼻子么?怎么还能娶妻生子,繁衍了一个大族出来?”刘弋为了掩饰内心,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谁说道士就不能娶妻生子?你可听说过双修道侣?”

     “呃..好吧,算你有理。但是,老头,你把我弄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说要选衣钵传人,随便从你的子孙中选一个不就成了?干嘛这么辛苦把握弄过来?”

     “他们不行。他们在这里出生,受到这个位面的法则约束力太强。我的仇人还在他们体内种下了黑暗诅咒,连修炼都没法进行。”道长摇了摇头。

     “你丫不是神仙么?灭了他们丫挺啊!这么霸道直接的事情还用我教你?”

     “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那你直说吧,要我干什么?看在你是维薇拉祖先的份上,哥们顶你!”

     “现在和你说这些还为时过早。你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提高下实力,顺带着给我的仇人捣捣乱。”

     “嗨,这还不简单?你随便给我一本功法什么的,再给我弄身神器,哥们出去之后还不是见谁灭谁?”

     “......要是有这么容易,我还回老家找什么帮手啊。你以为功法谁都能练的啊?神器谁都能用的啊?你要真想要,我可以把自己修炼的功法传授给你。这个功法确实强大,但我当初修炼到小成的时候,足足用了六十年。你要不要试试?”

     .....一听说小成都要六十年,刘弋立马就萎了:“那你说说我该练什么吧?”

     “我当年根据这里的法则规律,结合天界那个鸟人种族的修炼秘法推导出了一种修炼方法。这个很适合你。而且你一个不受位面法则约束的人,却愿意修炼这种位面法则允许存在的功法,更能事半功倍。我当年就是因为位面法则排斥我的力量,所以连进入大陆都要小心翼翼。”

     “是那什么战斗魔法吗?你的子孙不也在修炼吗?从几千年前的那什么神魔大战就看出来了,也不是很强大吧?”

     “功法虽然差不多,但他们却缺少了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法则!他们需要自己去领悟法则,而我却可以直接给你现成的法则,还是经过我仔细推导后的法则!你的基础就要比任何人都要强上数百倍。”

     “法则?是那个黑心奸商系统?这破系统除了有奸商的潜质,我可没看到它哪里强大。”

     “不不不,那个系统只是我根据你玩得游戏弄成的一个辅助你修行的助力。不得不说华夏的发展还真有意思,竟然有这么多新奇的玩意儿。咳咳,我要给你的法则,就是你之前看到的那团光球!”

     一提到光球,刘弋就忍不住坡口大骂:“那破玩意儿?麻蛋,弄得哥们魂都快细碎了,你还好意思提它?”

     “......没经历过这些痛苦,你的灵魂可承受不起它!所以啊,些许痛苦是很有必要的,年轻人要有一颗能吃苦的心嘛!”

     “啊,对了,维薇拉的事........”

     “不用担心。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也把她传送了回去。小子,要是想再见到她,你可就要努力了!等你晋升传奇的时候,就是你们重逢之时。”

     “传奇么?”刘弋挺起胸膛,这之是个小目标!维薇拉,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