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老家伙是院长(求推藏)
    刘弋顶着一对熊猫眼,怒视着坑他的老头。老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猪头,也有些尴尬:“咳咳,你知道的,我是她的爷爷,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依拉这个疯婆子拖进火坑!你说他们也都二十好几了,不想着正经找个男人嫁出去,老是两个女人腻歪在一起搂搂抱抱地像什么样子嘛。”

     “仅仅是搂搂抱抱而已?”刘弋愤怒地指着自己肿的像猪头的脸,他有必要用事实说明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

     “咳咳,或许,她们还亲嘴了?我很抱歉,我完全没有想到她们竟然.....”

     “这件事就就到此为止!但是,老头,我没时间去管你孙女能不能嫁出去!我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现在,恳请您告诉我,院长到底在那里?”刘弋不想再继续和老头讨论他孙女和依拉的事情,天知道老是老头知道了他刘弋看到了什么,眼前这个不靠谱的老家伙会做出什么事来。

     “呃,年轻人,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跟我说也是一样的!”老家伙其实就是院长,但眼前显然不合适向刘弋头颅身份,毕竟自己刚坑了他一把。

     刘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那本奇怪的日记甩到老头的桌子上:“如果您看得懂的话,跟您说确实也一样!”

     老头捡起日记,翻开看了一眼,有点惊讶地张开嘴:“咦?深渊语言?嗯,我需要一点时间查查这方面的资料。”

     “您老真看得懂啊?”这回轮到刘弋惊讶了,这老不羞竟然还有这本事?

     “废话,要是我都看不懂的话,你就只能到深渊里去找人翻译了!”老头翻了个白眼,也不管刘弋,拿着日记径直走向魔法塔。刘弋赶紧屁颠屁颠地跟上去。

     凯莉安站在魔法塔门口拦住了老头和刘弋的去路,瞪着通红的眼睛怒视着老头。她刚开查看过房门了,用来锁门的魔法阵遭到了破坏.在整个学院,敢这么干的只有眼前这个老不羞,神恩学院的院长,她的爷爷奥洛夫*埃尔特。

     “您为什么这样做?”凯莉安很委屈。

     “咳咳,宝贝,那个....爷爷现在有点忙。你看.....”奥洛夫有点不敢看孙女的眼睛,晃了几下手中的日记本想尽快逃离。

     “当然!您贵为院长,肯定要忙很重要的事情。”凯莉安强忍着泪水让开了路,“但是你,刘弋是吗?你不打算为你无耻的行为道歉吗?”

     “您知道的,美女,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他!”刘弋很无耻地将责任推给了奥洛夫,虽然他很惊讶这个不靠谱的老家伙竟然是校长,但依然毫无心理负担地出卖了他。被对方瞪了一眼之后连忙转口:“当然,我必须为我的行为道歉,毕竟偷窥是一种很不光彩的行为。”

     “我马上要启程了!”凯莉安不再理会刘弋,转头平静地看着奥洛夫。

     奥洛夫老头有些惊讶:“为什么不先吃了晚饭呢宝贝?爷爷已经让人安排好了晚饭。”

     “不耽误您的正事了,院长先生!学生们正等着我!”凯莉安头也不回地走了,忽然她又止步,转头看着刘弋,“对了,那个...刘弋是吧?依拉叫你过去找她!”说完一甩脑袋,继续离开。她需要带领一群学生前往北边的埃斯纳山历练,这样的历练每年都会有。今年轮到凯莉安带队,而且因为今晚就要出发,再加上她好几年没见到依拉,久别重逢之下显得特别激动。所以她刚才才急着和依拉亲密。

     目送着凯莉安离开,奥洛夫有些失落地回到自己的实验室,而刘弋着走到了凯莉安的房间。他看着重新被关上的们,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举起手轻轻地敲了几下。

     “请进!刘弋吗?我在内间。”

     刘弋走进房间,顺手把门关上。撩起了内间的门帘就看到了慵懒地躺在床上的依拉。

     之前由于被诱人的声音吸引,所以刘弋没注意到,其实内间的门帘旁边还有一个门口,刘弋估计那里应该是凯莉安的魔法实验室。

     刘弋看到这张床,心脏不争气地加快了跳动的速度,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才走进去。

     依拉穿着一件略微透明的单薄睡衣,完美的曲线强烈地冲击着刘弋的视觉。刘弋甚至能看到那对大白兔的轮廓。她侧躺在床上,右手将脑袋撑起来。她有些复杂地看着刘弋,自己这是第二次被这个家伙看光光了,这次还搭上了凯莉安。

     刘弋见到依拉只是看着他,什么话也不说,只好开口打破这种尴尬得气氛:“那个...依拉,你怎么会来这里?还和.....”

     “还和院长的孙女有一腿是吗?你是不是特别看不起我们?”依拉玩味地看着刘弋,她很想知道这个命格古怪的家伙对这样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不不不,我可没歧视你们的意思,男人和男人我都见过不少,更何况你们呢。”刘弋赶紧澄清,不就是同性恋吗?他刘弋在地球长大,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虽然感到有些可惜,毕竟只要是男人都会对美女有些....呃,男人都懂的。

     “男人和男人?这可真有意思!”果然不愧是百合,口味就是不一样。“其实吧,我们也不是不想找个男人,但却没遇到能看上眼的。无聊之下就和凯莉安试试两个女人的活法。现在看来还有点意思。”

     “呃.....男人女人你们都能接受啊?好胃口!不扯这些,你找我有什么事?”虽然刘弋很想继续八卦一下她和凯莉安的事情,但还是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自从你和维薇拉离开之后,对了,维薇拉完成她的宿命了吗?”依拉这才想起问问维薇拉的事情。

     “完成了,她已经回家了!”刘弋回答得异常干脆,深怕这个女人会对维薇拉伸出魔抓。

     依拉很清楚刘弋的脑袋里想的是什么,风情万种地白了他一眼才继续道:“你和维薇拉离开之后不久,我就感觉北边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都怪你这个家伙,自从你出现之后,我的预言都变得非常模糊,总是被一层紫色的雾气遮挡住了,害得我不得不亲自跑一趟北边。”

     “那你......”刘弋指了指她身下的这张床。

     “我曾经也是这里的学生,还和凯莉安是同桌。毕业后我就四处游历去了,她则留下来当导师。这么多年不见她,我总要过来看看她。反正也是顺路!”

     刘弋心想,你这可真够顺路的,都顺到床上去了。但他很识趣的没有说出来:“那你还要继续往北方走?为什么不跟凯莉安一起呢?听说她也要去北方。”

     “我本来是打算跟她一起去的,但你出现之后,我的预感又有了新的变化,我觉得这几天就能知道变化的原因。所以先等等!”依拉似乎有些疲倦,她平躺下来,狠狠地伸了个懒腰。那两只大白兔几乎要将她身上那套单薄的睡衣撑破。

     刘弋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美景,甚至有种化身为狼扑上去的冲动!他可以确定依拉里面没有带胸围子,因为他又看到了那两颗粉嫩的樱桃。

     “砰砰砰!依拉学姐,您在里面吗?院长让您过去用饭。还让您带上一位先生?”门口传来了敲门声,还有一位妹子脆生生地叫依拉去吃晚饭。

     “好的,我这就来!麻烦你了。”依拉从床上爬了起来,正打算换衣服,看到刘弋还在看着她的胸脯发呆,有些嗔怒:“您还打算留下来参观我换衣服吗?刘弋先生?”

     “呃.....我先出去了!”刘弋尴尬地走了出去。他倒是想参观一下,但前提是依拉得保证不会把他撕成碎片。

     ...

     ...

     老院长奥洛夫住在第七层。智慧之塔一共九层,第八层是学院的储存室,储存着一些珍贵的书籍资料和一些珍贵的魔法材料。第九层则很神秘,除了院长和几个长老,没人知道里面藏着什么。

     刘弋跟着依拉来到了奥洛夫的房间,和凯莉安那间充满着芬芳,干净整洁的少女闺房不同,奥洛夫的房间显得非常凌乱。地上随处可见一些散落的纸张,以及一些魔法材料的边角碎料。

     刘弋进来的时候奥洛夫还在实验室中捧着日记在查找资料。他听到脚步声之后才抬头:“啊,你们来了?好吧,我们下去吃饭。”

     刘弋这才知道他们并不是在这里吃饭,他不解地看着依拉:“既然要在下面吃饭,我们为什么还要跑上来?”

     “我们要是不上来的话,这顿饭我们怕是要半夜才能吃得上!”依拉翻着白眼解释到。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老奥洛夫总是叫人通知凯莉安吃饭之后继续忙碌着自己的事,经常忙到忘记吃饭。以前她没少陪凯莉安上来抓他下去吃饭。

     “呃....既然他这么忙,怎么还有空跑到门口去值守?”

     “谁知道他发什么疯,我只是早上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凯莉安的归宿将会在校门口出现,时间就在今天!光明神作证,我当时只是为了和凯莉安过二人世界而随便找了个借口支开他!”刘弋无语了,你的一个借口却让我饱了一顿眼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