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唯心道人(求推藏)
    穿过了铜门的刘弋和维薇拉看到的不是富丽堂皇的地下宫殿,也不像阴?33??阵阵的坟墓。而是一个奇怪的魔偶。

     这是一个男性魔偶,满脸虬髯让刘弋想起了风尘三侠中的虬髯客。加上他身上穿着的文士长袍,让刘弋怎么看怎么别扭。这到底是位豪侠,还是文士?刘弋突然觉得自己患上了强迫症。

     魔偶可不管刘弋有没有患上强迫症,彬彬有礼地走到刘弋面前,伸手作揖:“欢迎两位光临!如果只是误闯,请往回走,如果打算参观,请回答在下的提问。你们是误闯呢,还是打算参观?”

     “参观!”刘弋想也不想地回答了。虽然被这个有智慧的魔偶吓了一跳,但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当然不能空手而归。

     “很好!那么在下要提问了,请问——关关雎鸠的下一句是?”

     “在河之洲!”刘弋顿时优越感十足,这样的问题怎么可能难得到身为穿越者的我?

     “轰隆隆”随着刘弋和维薇拉的尖叫,他们脚下的地板突然裂开了。悲催的刘弋和维薇拉开始往下掉。

     “扑通”一声,刘弋和维薇拉掉进了水里。

     “特喵的,哥们不是答对了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破事?答对不应该有奖励吗?”刘弋竖起中指破口大骂。

     “刘弋,你不应该回答的!”维薇拉的声音有些幽怨。

     “呃?为什么?难道答案不是这个?”

     “根本不需要答案啊,只要你给他回个礼,作个揖他就会回到原来的位置站好的。这个问题其实是个陷阱,不管你答什么都会掉下来。”维薇拉当时是打算阻止刘弋回答的,但这家伙嘴太快了。

     这特么就尴尬了,刘弋还以为这是个有智慧的魔偶呢,原来特么是个陷阱?真是坑穿越者啊!

     “那现在该怎么办?”刘弋不好意思地开口。看来读书少确实应该少说话啊。

     “还能怎么办,先上岸呗。”

     狼狈地爬上岸的两个苦逼开始拿出干爽的衣服换上。心态转变的刘弋现在可不会跟维薇拉客气,时不时伸出咸猪手,大逞手足之欲。弄得维薇拉尖叫连连。

     举着照明术,刘弋牵着维薇拉慢慢往前走。这里应该是墓园的底下排水沟。顺着干旱的水沟向前走,应该能再次回到上层。

     途中维薇拉破除了几个机关,让刘弋大赞维薇拉给力。被夸得小脸红红的维薇拉很是上道地赏了他几个香吻。

     维薇拉看过许许多多华沙族的古籍,里面有许多关于机关之类的记载。对于一些刘弋看不出来的机关,她都能一眼发现并顺利排除。

     “这里上去应该就是上层了。我先爬上去看看。”刘弋仰头看了下头顶的出口,估算了下高度之后就跳起来一把攀住了出口的边缘,然后费力地爬了上去。

     “维薇拉,来,我拉你上来。这上面竟然是个花园。真想不到,死人住的坟墓都有花园。”刘弋伸手把维薇拉拉了上来,顺手将一朵从花园里摘来的花插在维薇拉的头发上。维薇拉上来之后也被这个花园的美丽小小震惊了一把。

     叫花园其实不太合适,应该叫花圃才对。这是一个圆形的花圃,面积大约有两百来平方。最中央的地方栽种着一棵高大的树木,刘弋看不出它是什么树。

     整个花圃围绕着大树分割成了四块,一块种着一些花,一块种着草。一块种的是茶树,这刘弋倒是认得。最后一块种着一些藤状的植物,刘弋就没法分辨了。

     “这些都是药材啊,好多好多的药材!”维薇拉惊叹地说着,还走上前蹲下来仔细打量着满园的药材,“五心果,白硕花,牵机藤....好多我都不认识呢,刘弋,你知道是什么吗?”

     这特么就尴尬了,连小学霸维薇拉都不认识,俺这大老粗怎么可能认识...果断地摇了摇头:“我也不认识,不过应该很珍贵的样子,我们把它们全弄走吧。”

     “不要,这样太贪心了。我们每样采一些就好了。”

     “好吧,但我们应该多采一点。反正放在这里也是浪费,没准我们以后能用到。对了,中间那是什么树?”

     “那个应该是魔能树,树干中存在着很多魔能。我看书上说这种树是做魔法杖最好的材料之一。是自然系法师的最爱。”

     “拿我得多砍几段,没准还能卖个高价。嗯,有条件的话也给我自己做根法杖。”刘弋是个行动派,话没说完就爬上了大树,挑选着较为笔直的树枝砍了起来。

     一直看了三四十跟,刘弋才满意地罢手。还好这棵树足够大,亚枝也足够多,不然肯定会被刘弋折腾到枯萎。

     围着花圃,不,应该叫药圃。围着药圃转了几圈,刘弋每样药材都弄了好多,甚至连茶叶都采摘了好多。连维薇拉都看不惯刘弋的贪心,急忙拉着他走出了药圃。意犹未满的刘弋频频回头,还有好多药材呢,可惜了!

     刘弋被维薇拉强拉这走出了药圃,沿着一道阶梯开始往下走。随着阶梯转了几圈之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大厅。

     大厅中央飘着一团拳头大小的淡紫色光团。肉眼可以看出光团中有无数奇怪的链条状的东西在飞快地转动。

     刘弋和维薇拉好奇地走到光团面前盯着看。维薇拉只看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救开始头晕,急忙转移了视线。

     但刘弋却始终盯着光团看。他的心神似乎沉入了光团,任由身边的维薇拉怎么呼叫,怎么拉扯都没有半点反应。

     “不要担心,我的孩子!他只是进入了法则的空间在跟我聊天。我们还聊得很愉快!”在维薇拉急的哭出来的时候,一个慈祥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您是?”维薇拉四处转动着小脑袋,试图找出说话的人。

     “不用找了,我的孩子。你看不到我的。身为华沙族的后裔,或许你听说过我的名字。我叫唯心道人。”

     “您.....您是....始.....始祖,混沌神唯心道人?”维薇拉激动地大哭了起来,她跪伏到地上,哽咽地说道:“伟大的始祖啊,维薇拉请求您拯救您的子孙吧!恶魔的进攻从未停止过,您留下的神器能量已经不多了,或许我们明年就无法再使用神器抵挡恶魔了!”

     “不要担心,孩子。你们的一切我都知道。既然你能找到这里,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能改变华沙族现状的办法!现在你往前走,看到那道门没有?用你体内的能量去打开它。里面有一个转动的黑白太极球。拿着它,回去之后把它镶嵌进八卦镜中央。这样神器就能自己源源不断地吸收能量了。还有旁边的书架上,看到那个白玉瓷瓶了吗?里面有一颗丹药,它能解开潜伏在你体内的毒素。吃下它,你以后就能修炼了。但药效发作的时候你会非常痛苦,孩子,你要做好承受痛苦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