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你说的那个位置我知道,地理位置确实还不错,距离S市也近,因为S市发展快,你能想到的别人也想到了,现在有很多人都在做这一块,所以你能在这附近找到的,都是些别人挑剩下的,想要寻一个好的太难了。”

     沈微夏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可心里还有那一两分碰运气的想法在里头,总想着说不定就能捡一个更好的。

     “你若是觉得那里还可以,就拿下来自己开发,路什么的也不是特别大的问题,就别指望别人什么都替你准备好了。现在这个大环境竞争太激烈了,等一切都准备好了,果实也被别人摘了。”

     沈懿明白沈微夏的想法,年轻人,尤其是沈微夏,经历的事情太少,一路走得太顺,看问题总是会有些目光太短浅,而表现出来的就是这些不成熟。

     沈微夏有些犹豫,想着还是回家再和卓少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好的,爸爸,我过完年就去办这件事。”

     沈懿自然是看出了沈微夏的犹豫,他面色沉了沉,之后放在桌上的手指动了动,到底没有摸上旁边的拐杖,今天父子俩刚和好,不适合动手。

     “爸,那荣西村上边的县城离市区也不算太远,怎么就穷成这样了,实在是不应该啊?”

     沈微夏经由县城去荣西村的时候,只觉得那实在不像一个,临着S市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的下属县城,相反,看起来就跟那些中部的乡镇差不多。

     “这一切要从十多年前开始说起。”沈懿忽然叹了口气。

     他不是爱感叹的人,忽然这样的反应,让沈微夏立马把身子坐直了,全神贯注地望向对方,生怕错漏了什么,棍棒又上身了。

     “那荣西村上面县叫临梓县,本来并没有名气,但自从十多年前开始,在S市的政治环境里变得有名起来,因为那里出了个很有名的贪官,而且因为那个人,上边有一群人被牵扯进来。那时候你忙着玩,怎么会知道这事。”

     说到这里,语气不自觉地重了些,对于沈微夏,他从来就没满意过。这一年沈微夏进步了,他更是抱着想要对方更上一层楼的想法,要求不自觉地又严苛了些。

     沈微夏听了他这话讪讪地笑了笑,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原主的黑历史,别人或许转头能忘,但到了沈父这儿,只怕除非他成为象对方一样厉害的人,否则是要背一辈子了。

     沈懿说这话也没打算他回应,自顾自地说了起来,“那出事的就是临梓县的县长,他当县长时年纪不大,家境更是一般,他拥有的一切,全是靠自己一手经营起来的,能在那个年纪,就凭着自己的本事,爬到那个位置,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嗯。”能得沈懿的赞美,除了卓少,这县长是沈微夏听到的第一个。

     “我和他有过一面之缘,论起人际交往的能力,我活了这么些年,是再没见过哪个年轻人能比他更厉害的。这和人相处,对做政治的人来说,是最基本,也最重要的能力,有些人即使办事的能力很差,但依旧能在政坛里混得如鱼得水,就靠了这个。

     “和他相处,你只会觉得很舒服,聊起天来,才见一面,就好像已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他的性格理想得不真实,但却不让人觉得虚假,相反真实得很,因为他细节处理得实在太好了。”

     说到这,沈懿又开始为对方的出事而遗憾,有一句话说得好,英雄间总是惺惺相惜的,沈懿对这个人,就有着这样一种心思,尽管并不熟,却为对方的际遇遗憾得很。

     “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啊!”沈微夏小声咕哝着。

     自己做人的失败,沈微夏经历了这么多事,心里也清楚得很,对这样的人,有些向往,若是有机会能和他处处,说不准也能学些皮毛,多了也不用,只要把这不讨喜的性格给改了就成。

     “自然是有的,你以为都像你一样笨,真不知道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蠢儿子来!”

     显然沈微夏的话他也听到了,自家儿子和人的差距,那真的不是甩开半条街,那是甩开了整个Z国。

     “可惜了,若不是太贪,太急功近利了些,凭着他的关系,也不至于出事。以他的能力,往后前途未可限量。”

     沈懿今晚的感慨特别多,就是沈微夏不相信真有这么厉害的人存在,看了沈懿的表现也相信了,第一次有人让自家父亲这么赞叹。

     “临梓县我也去过,穷得很,那么一个穷得不行的地方,就算他是县长,能贪多少钱?”

     荣西村上边的县城沈微夏开车有路过,看上去破破烂烂的,现在就这么破烂,那十多年前肯定更差,就那样子,实在不像有很多钱可以贪的地方。

     “你可别小瞧了政府的财力,有些地方随便一弄就是好几千万的地方债,那些亏空可都是历任领导班子留下的。就是上头不拨钱,他们也有无数生财之道。这世上从不缺钱,缺的只是赚钱的手段罢了。”

     这话沈微夏倒是信,尤其是在自己亲手赚了一大笔钱以后,赚钱的方法实在是太重要了。

     “当年因为他,闹得沸沸扬扬,后来他的事更是惊动了上边,掀起了一阵反腐风,那年好多人就此被拉下了马,而这一切的源头都在他这。”

     “不是说他很能干么?怎么会做出这么张扬的事情来,而且还是这种自毁前程的事。”

     若只是贪污,沈微夏能理解,毕竟在Z国当官,想要官运亨通,总是缺不了钱的。

     现在的沈微夏早不是从前那个,对金钱嗤之以鼻,永远高高在上的周翔宇了,已经打从心底明白,钱是个怎样美妙的存在。更学会了,怎样花钱可以更好地收买人心。所以他能够理解,那些为政的逢年过节送礼的缘由了。

     对于那些当官的来说,要让人说他好,重用他,除了能力以外,这做人里就包含了一项,给人好处。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人给你好处,你就得先给人好处。

     只是他不明白,一个能让沈懿这样称赞的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明明以他的能力,可以将这种事情做得更好看,而且就算往上爬的速度慢一点,那也多花不了几年,根本不值得冒那么大的险。

     “他应该有其他的目的,不过没人知道。”沈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猜不出,那人做人太成功了,他猜不出他会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那他是怎么被发现的?”

     “你去过其他地方看过地,应该知道,其他地方的路都是标准的水泥路,只有那临梓县下边的路,全是坑坑洼洼的烂路。他就毁在这上边。”

     “您是说,其实政府之前是拨过款的,只是因为他把钱给昧下来了,才让临梓县下边的路这么乱七八糟的。”

     “嗯,那笔钱的数目可不小,而且这事发生之后,上边派人追查了好久,竟然一分都没查回来。也不知道他弄到哪里去了。”

     “那他人呢?”

     “被关进了监狱,距离现在已经十来年了,听说他在里边表现很好,还立功了,若不是因为那笔钱没追回来,凭他在外边的关系,早出来了,不过现在也差不多了,估计出来也就这两年的事了。”

     对于有些人来说,法律就是一张废纸而已,就像这人,明明当初判的无期,最后也不过关了十多年。

     “爸,听您这么一说,我去这里开农场真的没问题吗?”出了这么个贪官,那地方肯定穷得不行了,后面的继任者没有油水,只怕地皮都得给他们刮几层,他这一去,对方不会卡着他那些手续,然后这费那费的要么?

     上边的关系,有时候到了下边并不那么好使,因为除了官大一级压死人以外,还有有句话叫鞭长莫及,而且卓少那边也不是直属领导,官再大也管不到乡政府啊。

     听了他的问题,沈懿满意地点了点头,好歹还是有些像模像样了,不像之前那么呆了。

     “那里早些年曾经发生过一件事,就是你担心的那个问题。大概是七八年前吧,当时有个小企业想着那里地便宜,劳动力也丰富,就想把厂房转到县城附近的郊区去,那里路还算好,也不用担心交通,本来都挺好的,结果,后来就真出事了。”

     “他们想宰他一笔?”

     “嗯,当地政府穷得不行,看到有这么个企业过来,只想着占些便宜,谁想那老板也不是什么善类,找了人大闹一通,还去上访了,闹到市里头。尽管这事被压下去了,但那临梓县的名头也臭了,这之后再没人想往那边发展,那里就越来越穷。”

     那你们还都让我去那儿?沈微夏在心里琢磨着,这卓少和沈父都让他去,是让他去和当地政府斗争,顺便锻炼锻炼办事能力么?

     就沈微夏这点道行,一点心思根本就藏不住,沈懿很容易就看出了他的想法。

     “你不用担心碰到这样的问题,这两年那边领导换了一批,从两年前开始,他们一直在做的事就是吸引投资,只是那边条件实在不怎么好,名声又是那样,一直都没有人肯去。

     “你若是去了,作为第一个进驻的投资者,当地的那群官员就是为了改变本县的形象,也要用心,自然对你殷勤得很,办事绝对比我们在上边打了招呼还要贴心,管保各种证件一瞬间全给你办好,上边的好政策全都给你。”

     “还有这样的好事?”沈微夏张大了眼睛,显然政府那一块,因为有卓少替他关注,他根本就没怎么关注过,他一直以来,更关注的是土地的情况。

     难怪卓哥要让我去那的。沈微夏在心里感慨,父亲和卓少对自己还真是用心,自己办个农场,他们考虑的都要比自己这个要当老板的多。

     “到时候,你替他们把关系疏通了,让政府把修路的钱拨下去了,他们对你只会更殷勤,用有求必应也不为过。用政府的钱,让政府的人替自己办事,还顺便赚了一个好名声,这是其他地方不能给你的。”

     沈懿今晚难得地十分耐心地,替沈微夏分析了一下时局,因为他没有发火,父子俩相处是难得的和谐。

     “这么听起来,我再也找不出一个比荣西村更好的地方了。”沈懿的说法让他热血沸腾,原本对荣西村没什么兴致的他,终于恨不能马上就去把那地方给签下来。到底还是欠缺些沉稳。

     “嗯。”沈懿虽看不得他那傻样,但还是接口问道,“你对农场里要种植的植物和饲养的动物有什么想法没?”

     “因为之前没有定下来要去哪儿,各个地方的地势以及土壤情况都不同,所以我现在也只是有个大概的想法,并没有具体到每种要多少。”

     沈懿想听的是生物的名称,以及大概的数目,沈微夏心里清楚,只是他经由卓少提醒后,心里也只是个大概的想法,就是答出来对方也未必满意,索性推说没有。

     大概是受了之前心情的影响,沈懿到这时候还有些情绪化,听了他的回答,叹了口气,仿佛在感慨自家儿子的无能。

     “政府对很多是有补贴的,你在做决定前最好把这些弄清楚,我给你两个人的联系方式,不懂就去问他们。招呼我已经打过了,不懂就问,不要自己瞎想。”说着从抽屉里摸出两张名片,递了过去。

     “好的,谢谢父亲。”沈微夏喜笑颜开,有这么个关心自己的父亲,就是被打两下也是值得的。

     比起周晓天,沈懿这个父亲,不知道要称职多少,忙成这样,还有机会替儿子考虑那么多事,实在不容易。

     “那个叫李学海的,你可以问他关于国家补贴的各种政策,找出最合适的生产组合。姓林的是教授,你可以问他怎样搭配,让你的农场的利用最大化,不过千万别让他替你挑植物,他是个科学狂人,绝对不会考虑成本,你只要把自己要的东西,以及大概的数目给他就行了。”

     “嗯,嗯。”沈微夏忙不迭地点头。

     “你那农场生产的农产品,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想一部分提供给药膳馆,作为偶尔推出的特色,但更多的还是以生态品牌出售,毕竟药膳馆如今的菜价也不好随便往上提,使用这些,盈利并不会太多。”

     “生态品牌,这个主意倒是不错。”难得的,沈懿表扬了一句,“品牌是打算开公司还是怎样?”

     “我还没想好,不过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能找个公司挂在下边,然后用自己的品牌,这样也能省不少事。”

     对上沈懿,沈微夏也不怕麻烦对方,反正就是他不说,对方也会替他考虑到,亲父子,没有什么客气之说。

     “也好,那公司我替你留意一下。”前期虽要锻炼,但事情太繁杂并不是好事,能想到省事的办法,至少还是有进步。

     “谢谢爸爸。”

     “这一回好好做,把农场弄好些,你过两年就进公司来,往后我退休了,就和你妈带着小豆豆去那儿住,顺便那农场也替你管着。”

     沈懿捏了捏眉心,有些疲惫地说,到底年纪大了,白天撑了一天,到这个时候,精力有些不济了。

     这一刻,他看起来并不像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沈氏集团老总,相反,和天下其他的老人没有任何区别,他老了。

     “好的。”沈微夏在看见他头上隐隐的白发,以及眼角的皱纹后,突然有些心酸,自己让对方操了那么多心,实在是不孝顺。

     “爸,我新学了个按摩的手法,对缓解疲劳有一定的帮助,我替您捏捏吧。”

     说着快步走了过去,站到了沈懿身后,在他肩上捏了起来。

     “这个按摩如果您躺着的话,效果更好,我晚上来替您来个全身按摩吧。”对沈懿,沈微夏只觉得自己除了这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实在不知还能做什么。

     “嗯。”

     在沈微夏按了一阵后,沈懿道,“够了,去旁边坐着吧。”

     “好的。”沈微夏答道,却站在那不动,几秒后沈懿只觉得神清气爽,一股暖意缓缓在血液中流淌。他没有见到身后的沈微夏手里多的那支笔,更没见到他施放技能,只以为是方才按摩的功效。

     尽管握针能回复的血很少,但对沈懿来说,已经很够了,足够他缓解这一天的疲劳,同时恢复身体的状态。

     “你这手艺不错,有空替你妈按按,她总说累。”

     “嗯,我今天早上替她按过了,她说挺不错的。”沈微夏坐回位置上笑着说,心里为自己新发现游戏技能的一个新用处欢喜。

     有了这个办法,他可以很方便地替身边的人进行简单的治疗了,等往后把原本属于自己的中医馆抢回来,挂了个医生的头衔,他的医术也不用那么遮遮掩掩了,借口感兴趣自学的就是了。

     “小豆豆名字你有什么想法,总不能这么大了还没个名字。”

     明明知道沈微夏是要让他起名字,他也已经起好了一堆名字,但就是等不来对方的提问,沈懿只好故意问出这个问题。

     “爸爸,您替他取个吧,我都可以。”

     “唔。”沈父装出沉吟的模样,思索了半天开口道,“沈弘毅怎样?”

     “那就叫弘毅吧,挺好的,W大校训呢。”沈微夏满意地说,其实只要是沈懿起的,就是叫阿猫阿狗他都没问题。对他来说,只要小豆豆能被承认,他就谢天谢地了。

     听了他的话,沈懿颇为不满,他还有好几个名字没说呢,而起他名字里也有个懿,根本就不好,他本是等着沈微夏反对,再说出下一个名字的,谁想沈微夏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算了,我那些名字给我其他的孙孙用。沈懿自我安慰了一会儿,才没有又寻一个理由来揍人。

     于是小豆豆的名字,就在他坑爹的爸爸坑爹的情况下,草草决定下来了。

     热闹的一天终于过去,十点多的时候,沈微夏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第十一次拿起手机,依然和前面十次一样,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未读短信,失望地将它放在一边,继续在床上翻滚。

     “喂。”手机不过小小地震动了一下,沈微夏立马抓起来接了。

     “喂,微夏,睡了没?”卓少的声音低低的。

     “刚刚躺下,。今天爸爸原谅我了,小豆豆也被承认了。”沈微夏兴奋地坐起来说道。

     “伯父给小豆豆起名字了没?”沈微夏被原谅,依着沈懿那护短的性子,在卓少看来是必然。

     “起了,爸爸起的,叫沈弘毅,那弘毅还是W大校训呢,挺不错的。”

     电话那头是一小会的沉默,“很好听。”

     显然卓少能够理解沈懿当时的心情,对上一个神经大条的人,他们这种人苦心安排的许多事情都显得多余,对沈微夏,就该直来直往。

     “我发现豆豆真的是个马屁精,今天可黏爸爸了,明明他们才第一回见面,晚上竟然还想跟爸爸睡。”他可没忘记,小豆豆稍微懂事些的时候,也是这么黏卓少的。

     电话那头是一声低低的笑声,那笑声性感得很,让沈微夏在听到的那一瞬间,思念如潮水涌来。明明不过一天没见,竟然这么想念。

     “卓哥。”沈微夏不自觉低声喊道。

     “嗯?”

     “我打算联系一下村长,约定年后去谈合同,让他安心过个好年。”不想承认自己的思念,沈微夏快速地找了个话题。

     “怎么突然这么着急?”

     看来伯父的影响还是比我要大啊,卓少在心里想着,若是往后自己和对方的看法不同,也不知道沈微夏会听谁的。有时候男人吃起醋来,也和女人一样,完全不分对象,占有欲可怕得很。

     “爸爸今晚跟我谈了会,他还让我好好把农场做好,往后他退休了就去那儿住。他估计两年的准备时间差不多了,到时候我就把农场交给下面的人打理,自己回公司,慢慢开始帮着爸爸管理公司。”

     说起事业,沈微夏如今很有些激动,显然沈懿对他的努力是认可的,而且认为他可以通过农场来提升自己的能力。

     “和办农场相比,往后进行公司管理,要做的事情虽然会不一样,但从大处上来说,却是有共通之处。等你把农场做起来,各种经验也有了,再去接触公司,也不会显得太过仓促,对你也不是太难的一件事,适应的时间也短了。”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沈懿想让沈微夏快速进步,却不反对他做农场的原因。沈家不缺钱,这农场可以由着他去折腾。

     “是啊。这样的话,我这个空降过去的人,至少能力不是那么差,不至于让公司的老员工心里太过不满,往后公司发展还得靠他们,可不能因为我能力不行,让他们对公司的未来产生怀疑。那样的话爸爸又要揍我了。”

     “不用担心那么多,做好手里的事就好了。晚上好好休息。”卓少的电话从来不会很长,但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每天总会有一个电话,或是一条短信。

     “好的。晚安。”

     “我爱你。”显然这一句对方很少会说的情话,足以让沈微夏兴奋半宿。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未眠的地雷。